丘八阅读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丘八阅读网 >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 > 公主和皇帝(五十二)(H)

公主和皇帝(五十二)(H)

公主和皇帝(五十二)(H)

        安宴扭过tou,看到了shen后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恐慌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用手肘狠狠撞了一下男人的xiong膛,哽咽着冲他吼:“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没有注意到,一时心急,她脱口而出的是古代人极其避讳的“死”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庆幸的是,顾靖渊居然没有回应,依旧直愣愣地看着她,眼中是赤luoluo的惊艳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屏风隔bi的清平说着说着,快要睡着之时,听到承欢公主说了句什么话,她下意识地清醒了片刻,紧接着公主殿下的话,hanhan糊糊地问:“殿下,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宴倒抽一口凉气,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忘了,隔bi还有个人?!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被她动作惊动,退出来,将人抱起来转个shen,面对自己,用手指梳一梳她黑亮的长发,对于屏风之隔的呼唤声充耳不闻,低tou在公主耳边tian了一下,zuo了个噓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受惊的公主,眼泪还挂在腮上,却瞪大了一双水濛濛的眼睛,一只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,另一个手无意地在水面摸索,把已经掉到腰间后漂浮在水面的上衫重新拉回到肩膀上,将雪ru上的红痕全bu挡住,却遮不住修长脖颈和纤细锁骨上的点点暧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长发shi漉漉的,同裙摆一样飘dang在水中,随着水纹拨动而慢慢摇曳。有几gen绳子早就从脚踝上解开,那红色的绑带浸在水下,在黑发之中显得格外耀眼,公主不安地扭动着细腰,那红线也跟着tou发一起,在水中飘dang,似乎是在无声无息地诱惑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公主在水中承欢的样子,皇帝陛下已经见过很多次,每次都沉醉于那样美丽的场景。然而今天,不知是周遭有若隐若现的水雾环绕缘故,还是lou天之中冰雪覆盖的寒冷,亦或是隔bi有人可能会发现的紧张气氛,他没由来地口干she2燥,方才并未尽兴的他,托住了公主的腰,将人抱起来,坐在了温泉池的池沿上。自己站在公主分开的tui间,掬了她的长发一点点细吻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期被温泉泡着,池沿并不冰冷,反而带着rongrong的nuan意。可比温泉nuan意更强烈的是,近在咫尺的男xing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宴lou出水面上的鲛纱早就干了,唯独小tui和脚还泡在水中,裙摆也垂在水里,她有些恐慌地侧tou看了皇兄一眼,尽量忽略了他越来越往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chun顺着长发liu转到耳边,亲吻过红到要滴血的薄薄耳垂,他单手挑开了公主的衣襟,沿着脖颈慢吞吞地走到锁骨,随后用发tang的chun代替了手指。另一只手却在公主纤细的脚踝上来回打转,不动声色地将系在上面的绳子一gen一gen全bu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宴勉强压抑住了想要chuan息的冲动,在清平一声比一声清醒的追问下,努力沉声回答她:“没什么……你是不是困了?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她刚刚说完话,男人就好似在等这个时机一般,直直地把龙tou插进了她的shenti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她的裙摆已经完全散开,浮萍一般漂浮在水面上,轻而易举就被男人给掀开了。安宴xie过shen子,正是min感紧绷的时候,cu大的龙tou闯进来,她情不自禁地呻yin了一下,结果声音lou出去了一句,就紧张地再次捂住了嘴,目光谴责地望向shen上这个恶作剧的坏dan皇兄。

        ================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 寡妇门前(糙汉H)